• Instagram
  • Facebook
Wah Fu 1.JPG

「 飛拱」的先驅

從拋物線下的 Station Gate Pavillion 看皇都戲院

帝國不列顛節博覽會系列 文/袁偉然

建築師

1950年9月,香港遠東建築雜誌(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罕有地描述倫敦一座拋物線新型建築物:「建築物採用層壓方式製成的木結構呈拋物線形,高60呎,闊100呎...」刊物裡附上一幀興建中的照片,顯示了的五個拋物線形木桁架照片以及建成後的預想圖,手繪的畫風塑造了一個水銀燈四射丶無柱阻擋的大堂空間——所指是屹立於帝國不列顛節博覽會的正門,由五行巨大桁架組成、作為連接博覽會和附近車站的Station Gate Pavillion。展亭在博覽會完結後變成了負責市區行李托運的Waterloo Air Terminal,直至1957 年才拆卸。

綜觀當時拋物線形的建築例子,以桁架作為天花懸吊的方式來展現結構,分屬非常罕見以及前衛的設計手法。最為人熟悉的,是早在1931年出現的蘇維埃宮建築計劃 (Palace of the Soviet),方案由名建築師柯布意(Le Corbusier)提出。柯布意利用單邊拋物線形作為宮殿的主結構,承托起劇院的大跨度附屬結構,表達代表工人階級的蘇聯建構主義, 方案最終落敗於彰顯形式主義的蛋糕塔方案。雖然方案最後未有落實,但當時前所未見的「飛拱」桁架結構表達手法,不時出現在五、六十年代的公共建築,在英國本土便有格拉斯哥的Renfrew Airport Terminal,以及今天我們要討論的Station Gate Pavilion。

168253091_10161147227979517_6544195978009201290_n.jpg

這座車站展亭是博覽會其中一個觸目和標誌性的建築,設計者為蘇格蘭裔的 Gordon Thomas Tait (F.R.I.B.A), 父親被譽為英國現代建築的先驅的Thomas Smith Tait,擅長用輕巧的物料如鋼鐵和預製組件來執行設計。早年畢業於倫敦建築聯盟學院(AA), 並在1938年回到父親經營的Sir John Burnet Tait & Partners 事務所成為接班人。同年Tait協助父親設計了舉世聞名的 Tait Tower —— 一幢帶有裝飾藝術主義的高塔,矗立在格拉斯哥的博覽會(Empire Exhibition 1938)。或許經過那次籌建展覽建築的經驗,令Tait於不列顛節獲得設計Station Gate Pavilion 的機會。 巨大木製桁架屬北美黃杉,由加拿大供應商捐贈。獨特的建築結構加上的輕巧物料,整個展亭的物料應用及建造手法展示了戰後工業復甦的新景氣。

說到這裡,可有想起皇都戲院?早前便有前輩曾經把兩幢建築並列比對。的確從外觀而言, Station Gate Pavilion 與皇都戲院幾可亂真。兩者皆桁架懸垂式結構為建築內部創造大跨度的無柱空間之餘,獨特的拋物線型「飛拱」,更尤如建築師妙筆一揮,點綴了街道的天際線。除此以外,Station Gate Pavilion 刊出翌年,皇都戲院的雛形設計便在Builder 曝光(1951年7-9月號),內文附上有一張剖面圖,簡單介紹拋物線結構如何應用在劇院格局。皇都的「飛拱」意念,會否是某天在翻閱 Builder 時受到啟發?至於為何採用混凝土而沒有選擇木材或輕巧的鋼鐵建造「飛拱」?也許是照顧到皇都為永久結構,加上混凝土價錢便宜之餘,也有很高的可塑性。

167751591_10161147227429517_8999494605349937612_n.jpg

綜合各方資料整合和推斷,相信劉是國內南來的建築師, 來港生活了一段很長時間,在建築圈子被認為擁有純熟的設計技藝和造工,但鮮有被廣泛提及, 這可能跟其學歷的認受性有關 (見月園遊樂場文章描述)。在已知的資料中, 劉在建築界活躍年份介乎49年尾至50年代尾之間:除了1949年單獨負責月園的天宮舞廳和整個園區的區劃(包括錦江大酒樓、天仙和天蟾的露天劇場) 外, 50年代初主要夥拍 Grey興建了皇都戲院。可惜, Grey 於1954年不幸在辦公期間暈倒並身故,其訃聞亦刊登在同年的建築期刊。故此在隨後的1955年,劉便夥拍了 Michael Anthony Xavier作為簽圖的認可人士,聯合興建了葛量洪夫人村丶位於北角的皇冠大廈(即月園正門舊址)以及1959年落成的皇都戲院大廈。

承接上文,皇都戲院一直是大會堂建成前一個非常重要的表演場地, 並舉辦了無數音樂晚會的地方,港督葛量洪伉儷也是座上客。皇都與大會堂興建年份雖然相差十年,但我們深信博覽會是一道橋樑,發現建築細節之間的連貫性, 促成今期的三篇文章。然而種種推斷,均需要有更多引證,包括考究建築師的生平, 以及實際的設計討論記錄等。不過,即使是「純粹巧合」,或受建築風潮的影響,文章系列亦希望帶出早年建築雜誌作為建築資訊傳播媒介的影響力。香港遠東建築雜誌的用途,也許最初是純粹為記錄建築物明細及為不同持份者(業主,建築師,物料供應商等)的宣傳指南(Directory),但在資訊未如此流通的年代,雜誌也許是當年建築師接觸建築設計思潮的重要渠道。 我們希望在未來繼續透過文章拋磚引玉,向更多香港建築界的前輩討教之餘,同時讓更多人參與討論香港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