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tagram
  • Facebook
171775013_10161172335234517_7180048499521338751_n.jpg

競賽與委任?平行時空的大會堂方案

大會堂規劃的前期初探(下)文/袁偉然

建築師

徐敬直

以愛丁堡廣場為規劃原則的香港大會堂 , 連繫著港人大大小小的生活事: 人生畢業典禮、婚姻登記、喜慶飲宴 .....無不在這個樸實而不失優雅的生活場所留下足跡, 無疑是反映香港戰後公共建築邁向簡樸惠民的分水嶺。會堂的前期籌劃,其實與現今的方案並不吻合, 過往亦較少從建築論述的層面去討論,然而完整建築記錄早已遺失,零碎的資料只能有限度地為殘缺的歷史部分補白。

要達致市民和官員對新型公共空間的期望和構想,當時大會堂的籌委會遇上一道難題:應否開放討論並透過公開比賽, 收集和實踐市民對新型公共空間的概念?一個花了十年討論的建築群-為香港最有代表性的公共空間建築概念,並橫跨了現代建築趨向成熟的過渡時期;背後「競賽」與「委任」之間的爭論,反映官派和華人組成的團體對公共空間的定義存在分歧, 最後在一錘定音下敲定了當今的方案。

171264961_10161172337944517_1489534500623184154_n.jpg

籌辦大會堂設計早於1947年已開始被討論,若不翻查整整十年的舊報章,才不會發現提出初稿的建築師是在華人革新會擔任房屋組的徐敬直。華革會提出「九個原則」,具體解釋會堂功能應為純粹的公眾文化用地,極力打破政府擬議興建市政中心的意圖。徐的方案着重多功能的文娛康樂中心, 與現今大會堂的規模比較, 除了有音樂廳、劇院和圖書館外, 徐提出一個綜合室內運動場館的重要性, 包括興建游泳池和球場, 更提出興建博物館以及大小禮堂。

徐更提出應以競賽形式讓公眾提案,並由英國皇家建築學會進行遴選,亦在發佈會當天首當其衝向媒體預視自己對大會堂的構想。擅於以鳥瞰視角表現總體規劃的徐敬直, 描繪大會堂的規模以三面建築圍著一個廣場,而廣場亦連接附近兩邊的空曠草地延伸至海岸,形成一個面向海港的設計。規劃包含一組花形高塔以及數座蜿蜒排列的低層數建築物, 甚有嶺南院落迴廊的格局。(圖一及圖三))了解到汽車的需求日漸增多,方案建議把這些設施往上升高一層,留下開放的地面停泊車輛,亦可把建築物變得更加輕盈。

若然成事的話, 平行的愛丁堡廣場將會貫通大會堂的幾個草坪, 公共空間變得更加開放和流動。這個拋磚引玉的初稿似乎令徐敬直翌年(1952年)獲得麥花臣場館(舊稱伊利莎白二世青年館) -為首個九龍運動綜合場館的設計規劃。

可惜大會堂這個方案,受到政府的極力阻撓。提出的原則最終沒有帶來競賽的迴響,反映這個身處在中環殖民地權力核心的社區規劃還不到華革會玩這場帶有「政治意味」的遊戲,故此提出的方案並不受到政府重視以及尊重。根據1952年的立法局文件記錄,會內的議員一面倒反對競賽, 認為只會浪費時間及金錢,更引述高雲地利教堂規劃比賽(見上文),認為競賽帶來了難以控制的建築形式,可能再次出現往的古典方案, 天馬行空的概念亦注定不能代表伊利沙伯作為新時代的地標。反之,籌委會極力推薦香港大學建築系主任布朗(Raymond Gordon Brown)成為大會堂的起草工作的推手, 並由工務局負責執行設計及工程的承辦。

172567478_10161172337929517_1802292691340974572_n.jpg
171696995_10161172337934517_5715221494717283664_n.jpg

在1954年以前,布朗的大會堂規劃還在摸索階段,才出現如現在連廊圍合的方式形成的內園,把兩座主體建築放在以庭院為中心的邊陲。例如刊登在1953年的香港遠東雜誌的大會堂模型便是一個四平八穩的設計(圖二),建築主體是規劃的中心點(即後來用作內園的地方):方案刻意強調垂直的線條,並帶有強烈的對稱性,使建築物從地面看有如古代神殿般莊嚴得不可侵犯的感覺;去裝飾化的古典語言無法抽離管控的帝國政治形象(Palmer&Turner曾經畫有一幅漫畫,在建築物的垂直線條加上一隻伸出的手和一個鎖匙孔,諷刺當時在帶有新古典主義的銅鑼灣裁判司署的高柱體式立面活像一個監倉)實在於親民為民的新概念大相逕庭。雖然方案經過稍稍修改,增加遮陽的橫向元素依然不能稀釋原有刻板、高柱式(Giant Order) 的設計(圖四)。

 

事與願違,布朗必須放棄原有的框架概念,隨著費雅倫 (Alan Fitch)和Ron Philips 等年輕和敢於叛逆現代主義教條的設計者的加入,方案逐漸明朗化,並於1954年的公開展覽展示其「環繞花園」的設計,大受好評。(費來港之前曾參與了英國首個新市鎮Stevenage New Town 規劃) 大會堂這個跳出框架的舉動,已經反映在平面的佈局裏。這個跳脫的一著,相信亦暗藏一個古典的建築語言-就是在修道院常見的建築迴廊(Cloister) , 如今看來原來又是一場偷換概念...大會堂這十年建構史, 見證了從摸索過渡的步伐踏進新粗野主義流派的的時代。